中文網站 蒙文網站 添加收藏
    首 頁 新聞中心 科研動態 教育教學 蒙藥方劑 傳統療術 科普文化 學生天地 網上博物館
您好 歡迎光臨蒙醫藥研究網!
站內搜索: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蒙藥方劑 >> 閱讀文章
 

蒙藥簡史

2011-09-01 20:56:51 來源:蒙古文化網站 作者: 瀏覽:5614
    遠古時代的人們以野草、野果和動物肉等為食物。他們在尋找食物的過程中逐步認識到吃食某些野草、野果也會引起中毒、吐瀉、浮腫、疼痛,甚至造成生命危險;但吃食另一種東西就有解毒或治病的效果。在長期的實踐中他們對各種藥物積累了初步知識。據史書記載,蒙古人及其祖先,至少在二千年前掌握了藥物知識。古代文獻記載了"匈奴使用毒藥的事實。匈奴人還將"礬石、掛心、附子、干姜各二兩,研細面作蜜丸",能治寒癥。這藥方,匈奴人不僅用過,后來也傳入內地,定名為"匈奴露宿丸",被收入唐代《千金要方》。按道理,藥物知識豐富到一定程度以后才能產生藥方,因此,匈奴人能夠把這種藥方變制成丸劑,說明他們的藥物知識的歷史較長。

    蒙古民族常年在遼闊的草原上過著游牧、狩獵的生活,因而與自然界的各種物質廣泛接觸,逐步發現、了解到某些植物、動物、礦物及泉水對人體可能產生影響,其中包括一些中毒現象,從而逐漸對所尋覓的食物有所辨別和選擇。為了同疾病作斗爭,開始注意某些自然產物的治病作用和毒性作用。經過無數次的有意識的試用和觀察,包括口嘗身受,實際體驗,反復應用于各種疾病的治療,不斷總結提高,創造和積累了日益豐富的用藥知識。

    生活在大漠南北廣袤土地上的蒙古諸部落很早以來就積累了辨認和利用當地土產藥物,并積累了用它治病的豐富經驗。十二三世紀蒙古民族已有空前的統一,隨著各部落之間的經濟和文化聯系日益頻繁,藥物和藥物知識也互相影響。從而開發和利用了草原、沙漠以及作為藥物自然寶庫的蒙古大森林里動植物藥材。因此,十二、十三世紀時,那些藥材被譽為"蒙古藥"。蒙古藥之名聲如此弘揚四海,不僅說明了蒙古民族對藥物的知識豐富,也說明蒙古藥物在傳統蒙古醫藥學中已成為獨立學科。尤其在動物藥和植物藥極為豐富的蒙古大森林中生活的"林中百姓",藥物知識淵博,"擅長于辨認蒙古藥材"。

    據拉施特《史集》記載,游牧在鄂畢河流域的"兀刺速惕、帖良古惕和客思的迷,這些部落熟悉蒙古藥劑,以用蒙古方法很好地治病聞名于世,他們就是'林中百姓'。"拉施特雖然是生活在十四世紀的一位波斯蒙古學者,可是在這里記載的卻是十二、十三世紀的事情。至今尚未發現這一時期的有關蒙古醫藥知識的專門著作。但在歷史記載中也能散見當時蒙古人使用藥物的一些事實。尤其大量整理蒙古飲膳滋補療法經驗的《飲膳正要》對蒙藥的性味功能方面作了不少記載。

    蒙藥的一大特點是側重于動物藥材;蒙古民族在從事狩獵、畜牧業的生活中積累了動物藥材的不少知識。十三世紀時能夠辨認牛黃,并當作藥材。例如在《蒙古秘史》中有"布力格可汗、胡圖格二人懂行'Jada'的用法"的記載。南宋著作《黑韃事略》的注釋里敘述蒙古人使用的'Jada',:"此石稱Jada,乃走獸腹中之石。大者如雞卵,大小也不齊,尤其牛馬中者貴,蓋即所謂牛黃、馬寶、狗寶之類也"。明代醫著《本草綱目》中將"Jada"解釋為"牛黃"。

    蒙藥中很早以來應用旱獺肉、骨、尿脖等當作藥物。例如《飲膳正要》把旱獺寫成"塔喇不花",并釋曰"塔喇不花,味甘無毒。主野雞瘦瘡,煮食宜人。北方人掘取以食,雖職,煮則無油,湯無味,多食難克化微動氣。"還介紹了其捕捉方法。《飲膳正要》也整理闡述了綿羊的頭肉、腎、心、腦和馬、綿羊、驢、駱駝等牲畜;狐、狼、虎、豹、熊、獾等野獸;鹿、野馬、野駱駝、野豬等草食動物的所有藥用部分的性、味和功能。這些動物在蒙古地區是常見的。十四世紀時,蒙古醫生能夠制作膏劑。如在《飲膳正要》中把沙棘寫成"赤赤哈納(蒙名),釋曰"用銀或石器熬成膏"。這不僅說明蒙古醫生很早就會制作膏劑、,而且能夠證明當時制作膏劑的方法也很精細了。

    藥浴是蒙醫傳統外治療法,根據史料記載,十三世紀時開展蒙醫藥浴療法取得了顯著的成績。例如蒙哥可汗的胡圖克泰皇后患病時,服用大黃湯藥的同時施以大黃藥浴的外治療法。維廉·魯布魯克在他的游記里寫道:"合答(或胡圖克秦)皇后思病,將大黃切碎,幾乎成為粉……放進水里……喝了一些圣水和大黃,并用這種水濡濕了她的胸部,皇后病愈。"十三世紀時的蒙古醫生常用大黃。例如,1226年蒙古軍中發生瘟疫、用大黃治愈。蒙哥可汗的金匠"維廉患了重病,醫生給他服大黃而病重"的記載。 隨著蒙藥學發展成為-門獨立的學科,使用"烈性藥物"的知識也豐富了。拉施特的《史集》說"至今把有些蒙成藥劑叫做哈吉兒(哈迪兒),古時的哈迪爾就是指 烈性成藥"。古代叫做的'哈迪爾',到了十四世紀就變成'哈吉兒',說明普遍使用哈迪兒藥是十四世紀以前的事情。另外,在《瑞竹堂驗方》、《本草綱目》、《長春真人西游記》、《飲膳正要》等古代文獻中都記載了內蒙古特產肉蓯蓉。《飲膳正要》也闡述了八旦杏、人參、杏仁、甘草、五味子、山棗、百合等很多藥用植物的性、味、功能。

    自從十三世紀以來,隨著國內外兄弟民族和阿拉伯、歐洲各國的經濟貿易、文化交流的擴大,在蒙古地區生長的肉蓯蓉和許多動物藥材傳入內地,其他地區的藥材也大量傳入蒙古地區。例如元代外商輸入"大量的香料以及藥材"。馬可波羅記載,他在元朝大都時目睹了忽必烈可汗的各國貢品中有不少貴重而稀有藥材。《元史》也記載了成吉思汗命令阿哈瑪做藥材交易的事跡。尤其回回、回鶻等西域少數民族和阿拉伯的藥材大量輸入蒙古后1292年在元上都建立了"回回藥物院"。隨著藥物交易的發展,外域藥物的大量進入,當時的蒙古醫生能夠辨認和使用多種藥物,所以藥品的種類也增多。

    在使用蒙藥的實踐經驗豐富的基礎上,產生了蒙藥理論,把藥物分為寒性藥和熱性藥兩大類;以寒熱理論做為應用藥物的總綱,同時開始應用了"四大元素"學說。例如,在《馬克波羅游記》里寫道:"他們認為一切生物都以四種元素(土、水、火、風)組成,所以始終不能生活在火中是人人皆知的通例。"古代樸素唯物主義哲學--"四大元素"學說的影響,對蒙藥理論的發展起到有利作用。

    在藥物知識豐富的基礎上產生了方劑學知識。為生活在鄂畢河上游的林中百姓"精通蒙古藥方",以及有些藥方被稱為"哈迪爾'的史料記載充分說明當時的蒙醫能夠使用方劑。

    在元上都建立的"回回藥物院"用一本《回回藥方》。本書共三十六卷,大約是十三、十四世紀的作品。作者不詳,根據它的內容可以斷定為西北和北方少數民族以及阿拉伯醫藥經驗的匯集。至今尚未發現全篇,北京圖書館藏其第十九、二十、三十、三十四等卷。根據其目錄,全書包括內科、外科、婦科、小兒科、五官科等各科的一部完整醫著。尤其在第三十四卷里詳細論述了外傷科的診斷和治療原則和治療方法。這部著作與當時蒙古民族的傳統正骨、治療外傷的經驗和發展水平有密切聯系。

    16世紀以來,隨著社會的發展,蒙古民族不斷汲取漢、藏等兄弟民族的醫藥學理論和經驗,又反復實踐,不斷地交流和總結經驗,從而形成了早期的藥物療法。隨著醫學的進步,人們對藥物的認識和需要與日俱增,藥物的來源也逐漸地由自然生長發展到人工馴養和栽培,由植物、動物發展到礦物及化學制品。傳播這些知識的方式,由原來的口耳相傳,發展到文字記載,因而出現了不少蒙醫藥著作,對繼承和發展蒙醫藥學知識起了積極作用。

    18世紀,青海籍蒙古族杰出的蒙醫學家伊希巴拉朱爾(1704一1788)用藏文編寫了《藥物名錄及認藥白晶鑒》一書,是一部以認藥、用藥和介紹藥物作用等基礎知識為主要內容的蒙藥學文獻。該書收載珍寶類藥物38 種,礦物類藥物55種,土類藥物17種,平原生長藥物 67種,木本類藥物63種,草本類藥物205種,獸角類12種,骨類12種,肉類29種,血、脂、膽類13種,腦類4種,蹄甲、皮類8種,尿糞類18種,昆蟲類13種,其它類 247種,總計801種,分為三部十篇。全書共有5萬余字。8世紀后期,內蒙古正鑲白旗著名蒙醫學家羅布僧蘇勒和木(1740一1810)用藏文編著了《認藥學》巨書,該書分為"珍寶、土、石類藥物的識別"、"樹木、滋補類藥物的識別","草類藥物的識別","動物藥及鹽、灰類藥物 的識別"等四部,總收載了678種,約39萬字。書中對 每味藥的形態、產地、性味、功能、質量優劣等方面作了全面、系統地闡述。9世紀初葉,內蒙古奈曼旗杰出蒙藥學家占布拉 道爾吉用藏文編著了《蒙藥正典》一書,記載了879種藥材,分為八部二十四篇。書中對每一種藥材都注明了蒙、藏、漢及滿文名稱,并較詳細地說明了產地、形態、性 味、功能等,還附有579幅插圖。作者在本著中糾正了 不少蒙藥名稱的混亂現象。此書出版發行以來至今仍 作為學習、研究、鑒別、鑒定蒙藥材的主要依據,為蒙藥學的研究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19世紀,蒙古國斯琴汗盟著名蒙醫羅布桑卻琵勒用藏文編纂了《蒙醫藥選編》綜合性書,書中主要撰寫了 疾病癥狀,治療方法,藥物方劑及藥物炮制用法,還有以藥物性能歸納成蒙藥稱呼法等內容。此書內容較廣,是臨床應用價值較高的古代名著之一。

    19世紀中期,內蒙古伊克昭盟君王旗(現伊金霍洛旗)蒙古族的杰出詩人兼醫學家伊希旦金旺吉拉(1853一1906)一生中不但寫了不少詩篇,而且大部分時間都致力于救死扶傷的醫療活動和蒙醫藥的研究,他撰寫過四部書,即《珊瑚驗方集》、《珍珠驗方集》、《珍寶驗方集》及《醫學歌訣》,前三部皆用藏文,后一部是用蒙古文寫的。其中《珊瑚驗方劑》一書內以、婦、兒、皮膚、五官、溫病等多發病的治療為主,還載入了200多種藥方,100多種療術,38種藥物炮制法,內容極其豐富。所以 該書流傳于內、外蒙古,成為蒙醫臨床必讀手冊。以上著作都是蒙藥學珍貴的遺產。由于蒙古文字的發展和使用較晚,蒙古民族的游牧生活以及長期戰爭的破壞,使歷史文化遺產損失殆盡,因而流傳下來的蒙醫藥學文獻較少。新中國成立以來,隨著醫學的蓬勃發展,黨和政府對蒙醫藥事業十分關心,設立了蒙醫藥研究機構,開辦了蒙醫藥院校,培養了大量蒙醫藥人才。在繼承整理豐富藥用遺產的同時,對蒙藥資源進行多次考察,整理翻 譯編輯出版了大量有關文獻資料和著作。

    80年代中期 由內蒙古衛生廳主持編纂并先后頒布了《內蒙古蒙藥材標準》及《內蒙古蒙成藥標準》,糾正了蒙藥材的混亂現 象,統一了蒙藥方劑的生產標準。對蒙藥材的學習研究、鑒別用藥的統一規范和蒙醫藥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文章評論

現在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新聞動態
  最近更新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發展歷程 | 機構設置 | 在線投稿 | 分支機構 | 在線留言 |

Copyright 2019,┊ 版權所有:蒙醫藥研究網┊http://www.srbrfu.tw┊郵箱:[email protected] ┊在線QQ:56406866
電話:0471-6657619┊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金山開發區內蒙古醫學院
主審:阿古拉、包哈申、白長喜 ┊制作維護:薩其拉
蒙ICP備09003011┊ 技術支持盛鼎國際傳媒

乒乓球游戏